当前位置:遥岭门户网站 > 综合 > 6位老人带头修桥却成了“失信人”,政府称工程未立项

6位老人带头修桥却成了“失信人”,政府称工程未立项

2019-11-22 07:54:47遥岭门户网站 阅读量:1743

导读:习近平同志指出,“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老百姓利益着想,让老百姓幸福就是党的事业。”让老百姓幸福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价值追求让老百姓幸福彰显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政治品格,体现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是实现中华民族

四川省古林县二郎镇铁桥村的六位老人——退休工人赵永贵、老农杨法正、李先辉、安美娇、甘宗良、王国维——因率先修平公路桥入村,解决村民出行问题,被当地村民称为“六贤建桥”。

桥梁修理工(左起):杨法正、安美娇、甘宗良、赵永贵和李先辉在铁桥村大桥拍照。

然而,由于桥梁维修资金不足,主持桥梁维修的六人被建设方告上法庭,要求支付近30万元的桥梁建设工程欠款。

其中,78岁的退休工人赵永贵冻结了22.54万元的存款,其中已扣除6.75万元。61岁的村民甘宗良的儿子返还给他母亲治疗的2000元被执行死刑。64岁的村民李先辉饲养的三头黄牛已被法院扣押,正面临处决。

同时,古蔺县人民法院向赵永贵等6人发出了“消费限制令”和“财产申报令”。这意味着,在当地山村里被村民支持修理桥梁和道路的6个人已经变成了违背诺言的人。

他们想不起来:他们带头为每个人搭建桥梁,解决村民的出行问题。他们是如何成为违背诺言的人的?

山村的困难

铁桥百年变成危险的桥梁

要致富,先修路。蒲营山古林县二郎镇铁桥村,很久以前就用人力修建了一条从山脚铁桥河到山的乡村公路。但是因为没有公路桥,汽车无法行驶,村民的摩托车只能被推过生锈的铁索桥。

蒲营山铁桥村。

铁桥村是以山脚下的铁索桥命名的。据当地老人介绍,铁索大桥建于200多年前。那时,没有道路和桥梁,只有山路。蒲英山村民用索道过河,这是去谷林县最方便的方式。

一座有200多年历史的铁索桥。

经过一百年的风雨,铁索桥原来的11排铁索有两排锈蚀受损断裂,但现在只剩下9排了。放在铁绳上的木板必须每隔一定的年更换一次。2006年,铁索大桥被当地政府列为危桥,行人禁止通行。

铁桥村有200年历史的铁索危桥。

后来,当地的煤炭工厂建造了一座防洪桥,主要用于运煤卡车通过。它每年最多只能离开水面三个月,其余时间都被淹没在水中,村民不能用它来生产和生活。铁桥村民王胜强骑着摩托车冒险过桥。结果,他开车冲进河里,被村民王德运救了出来。

村民安美娇回忆说,在2014年暑假期间,五六个学生在洪水桥上踩水,两个孩子掉进了水里。安美娇一听,就去河边救他。不幸的是,只有一个被救了,而另一个孩子被杀了。每当我想起这件事,他仍然感到难过,这也成为安美娇答应赵永贵将来一起修这座桥的原因之一。

六个人带头。

动员群众一起修理这座桥。

赵永贵,78岁,铁桥村人。初中毕业后,他参军并成为一名军医。退休后,他被安排在铁路部门工作,直到退休。

赵永贵和妻子安美英从河南洛阳退休,回到了家乡古林县二郎镇铁桥村。赵的孩子都在泸州或宜宾工作。赵永贵的大儿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家乡的交通状况不好,进出也不方便。他希望他的父母能搬出去和他们一起住在城里,但是他的父亲拒绝了他们的建议。

“我可以搬进城里。村庄和成千上万的人搬到哪里去了?”赵永贵说,由于国家的栽培,他一直吃得很好。他在国外工作了几十年,有些知识渊博和远见卓识。然而,回到家乡后,他们为家乡的落后感到焦虑,希望退休后能腾出手来为自己的乡亲们做点什么。

事实上,赵永贵一直被当地村民称为“道路之王”,因为他一直在积极修路。《谷林通讯》是古林县委的官方刊物,报道了赵永贵在家乡早期的修路工作:路近山,近深沟。由于年久失修,道路非常糟糕,事故频繁发生。2001年,赵永贵邀请村干部和知名人士讨论并达成统一的计划和方向。

据报道,他(赵永贵)每天在烈日下,吃自己的干粮,早退晚归,以他的善良和毅力承担着“公路联络员”的责任...在过去的15年里,他走遍了每一座山和每一个家庭...大部分路段已经完工,结束了近100名村民的历史,他们几代人不得不背上沉重的负担。

因此,赵永贵也对铁桥村水漫桥接连发生的事故感到担忧。但是铁桥村公路桥没有相关的规划和目标,无法实施。2016年,急于建桥的赵永贵决定动员群众,争取政府支持,尽快建桥。

甘宗梁家开门看到铁桥河。修桥前,他经常在河边叹气。

赵永贵计算,建造一座高13米、长51米、宽5米的钢筋混凝土板桥大约需要61万元。起初,当谈论桥梁维修时,群众只是在观看。毕竟,这笔钱不是一笔小数目。

赵永贵决定亲自牵头捐赠1.2万元,并进一步垫付5万元。6.2万元现金很快就到了,村民们也采取了积极行动。合沟附近铁桥村的一群男女老幼人均筹集了200多元。其他村庄组织也参与了筹款和捐款。

很快,捐献者人数超过1000人,40多人捐献了1000多元,共计173195元。此外,二郎镇政府、铁桥村委会、东新镇政府、二郎电厂等单位也出资1万至5万元。

资金到位后,赵永贵与铁桥村村民李先辉、杨法正、安美娇、甘宗良、王国维一起共同主持桥梁修复工作。

2016年5月12日,铁桥村党委书记程良之为组长,姚家党委书记杨泽森、水泉村党委书记安梅清、铁桥村副主任陈万梦为副组长的“铁桥村桥梁建设领导小组”成立,文件上加盖铁桥村委会公章。

桥梁维修

好事变成坏事。

“一些乡镇领导曾经说过,只要我们自己筹集30万元,一些乡镇政府就会想办法弥补这个缺口。”赵永贵回忆道。

然而,在桥梁建设项目的具体成员中,上述三个村庄和二郎镇政府均未被列入名单。

桥梁建设的主持人是赵永贵,他负责桥梁建设项目。李先辉负责项目指挥和资金组织,杨法正负责项目指挥和经济出纳,王国维负责项目外交和物资,安美娇负责项目建设财务会计,甘宗良负责项目监督和安全。包括杨云峰在内的另外40名村民是“该团体的成员”。

2016年6月10日,六人之一的杨法郑作为代表,与古林县太平镇冯凭村村民叶莉签订了“工程承包协议”,同意“承包建设长51米、宽5米的c25级钢筋混凝土桥梁”。该桥的固定单价为488,800元,叶莉另外补贴400立方米的沙子。双方就付款方式和违约责任达成一致。

这座桥很快就建好了,进展顺利。住在普营山半山腰的赵永贵每天黎明前出门,步行到4公里外的山脚建筑工地“工作”。后来,日常工作基本上交给了离铁桥河最近的另外五个人,赵永贵不时去拜访他们。

建桥时,六名骨干人员的平均年龄为60岁,其中年龄最大的赵永贵为75岁,年龄最小的铁桥村第一组负责人王国维为45岁。除了有固定收入的退休工人赵永贵,其余都是普通农民,务农、养牛等。,低收入。建筑商叶莉说,赵永贵、李先辉和其他六个人都是志愿者,他们无偿把自己的干粮带到施工现场。

右起:赵永贵、李先辉、安美娇、甘宗良和杨法正,他们身后是他们主持的“铁桥村桥”。

2016年10月,大桥主体竣工,设计荷载为30吨。2017年1月,举行了盛大的“建桥庆典”。二郎镇相关官员出席并发言。从那时起,汽车、摩托车和行人可以无障碍地进入山村,而且没有必要冒险涉水或在危险的铁路桥上行走。大桥建成并成为混凝土路面后,乡村道路被纳入政府计划。

铁桥村桥与左边的山相连。

然而,“变天然屏障为大道”的喜事很快就变成了困扰六桥维修“主人”的担忧——工程完工后,最终付款必须按合同支付,但后续资金却被推迟。六人和建设党叶莉多次向二郎镇政府和铁桥村求援,但时间一拖再拖,解决方案仍未达成。

2017年5月27日达成和解时,赵永贵等六人给建设方叶莉发了一份照会,称:“到叶莉二郎镇修建铁桥村大桥的农民工工资为296,160元,农民工工资应于2017年8月31日前支付。”赵永贵后来回忆道:“我们以为借据只是证明叶莉被欠了修理铁桥村桥的钱,这是他将来找政府和村委会的书面文件。我们没想到他会用借据直接起诉我们。”

败诉

执政政府不必承担责任。

2018年10月24日,叶莉向法院起诉赵永贵等六人,索要二郎镇铁桥村大桥建设费296,160元及利息。后来赵永贵等人的代理人要求法院增加二郎镇政府和铁桥村委会作为共同被告和几名被告。

从左到右是铁桥村桥、水漫桥和铁索桥

赵永贵仍然对一些镇领导承诺给予补贴但却未能这样做感到不满。然而,赵永贵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镇领导的承诺没有书面证据,也没有录音。

“我们不知道法律,我们不知道录音和证据收集,领导人直接推翻了以前的口头承诺。”赵永贵觉得很冷。铁桥村组长叶莉和王国维也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二郎镇相关领导确实承诺面对面解决桥梁建设后续资金问题。

然而,二郎镇政府在听证会上辩称,政府不是本案的合格被告。原告和六名被告签署了合同,政府没有参与。政府项目需要按照相关法律程序进行。政府没有设立项目,也没有委托六名被告签署合同,也没有承诺支付项目资金。因此,本案涉及的项目资金与被告二郎镇政府无关。

与此同时,铁桥村民委员会辩称,该项目与村民委员会无关,没有举行会议形成修建所涉桥梁的民主决定,村民委员会没有参与所涉项目的任何部分,也没有承诺项目费用将由村民委员会承担,桥梁修复是六名被告和原告的个人行为。

2019年2月20日,古林县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被告赵永贵、杨法正、李先辉、安美娇、甘宗良、王国维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原告叶莉支付223400元及相关利息。二郎镇和铁索桥村委会不需要承担责任。

77岁的赵永贵得知自己被起诉时非常紧张。他遵守法律几十年了,没想到会成为被告。不过,我认为政府不会忽视维修桥梁和道路的需要,要做好事。“我认为这种情况不会有任何结果。我最多敦促政府尽快找到申请补贴的办法,慢慢解决项目最终付款的问题。”

法院可在一审判决后15天内提出上诉。然而,赵永贵和李先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铁桥村委会官员分别找到了他们,希望他们不会上诉。“村干部说我们输了官司只是为了给我们起个名字,政府会想办法解决这笔钱的。如果我们上诉,政府将不予理会。”

10月13日下午,红星记者致电铁索桥村党委书记程良之,试图核实赵永贵的反应。程良之没有接电话。短信回复:“此事已报(谷林)县人民政府批准。”

为期15个工作日的上诉期限过得很快,一审判决成为一项可执行和有效的判决。赵永贵和其他六名被告不知道判决一旦生效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错过的上诉

“为六贤建桥”成为不诚实的执行者

2019年4月23日,原告叶莉向古林县人民法院执行法院提出申请。4月24日,法院发出执行通知,要求六人履行上一判决规定的义务并承担执行费用。

2019年5月9日,赵永贵等六人收到法院的执行裁决,裁定冻结赵永贵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的225,400元存款12个月。目前,他们已被迫扣除67566.84元。

9月19日,64岁的李先辉收到了司法裁决。古蔺县人民法院裁定,李先辉的三头奶牛应当封存两年。

李先辉家的三头牛被法院扣押了。

甘宗亮的妻子邓登芬在上半年摔断了左腿。今年8月下旬,她的儿子汇了2000元用于治疗受伤,这笔钱被法院扣除并执行。

甘宗良妻子的医疗费被执行。

与此同时,六个人都收到了古林县人民法院发布的“举报财产令”和“限制消费令”,这意味着“建桥建贤”已经成为法律意义上司法失信的执行者。

“我一辈子都很干净,退休后又回到了给我的家乡。最后,我作为一个“背信弃义的人”名声不好。我不能给自己一个解释,也不能给后代。”赵永贵说道。

赵永贵说,政府组织了一次会议,并任命了负责协调的领导人。当时,债权人兼桥梁承包商叶莉也出席了会议。“政府已经派人去协调,要求首先收缴一部分罚没资金,其次,我们会想办法筹集资金,第三,政府会想办法看看如何解决。

政府回应

它以前没有被包括在财务计划中,并且正在积极设法解决资金问题。

10月10日上午,二郎镇人民政府党政办的一名工作人员在咨询了领导后,告诉红星新闻,赵永贵关于桥梁维修和拖欠的报道是真实的。

“镇上的相关报道已经传到县里,正试图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毕竟,这个镇没钱。”这位工作人员肯定赵永贵等人带头修复这座桥是件好事,但“这是因为他们的个人行为和在这座桥被纳入财务计划之前筹集的私人资金不足。”

赵永贵的养老金存款超过67,500元。

赵永贵最近与一名镇领导谈话的录音也显示,该领导否认做出任何相关承诺,并认为桥梁修复是赵永贵等人的个人行为。这位领导人说,“没有要求政府解决问题的文件和法规,每个政府基金都必须通过预算和政策。”

10月11日下午,赵永贵拨通了分管副市长李赤的电话。李赤要求赵永贵按照之前讨论的磷化厂废钢运输“收费”方法,慢慢解决资金问题。

铁桥村的一组建筑工地上原来有一个磷化厂。停工遗留下来的2000至3000吨钢铁机械和材料需要运出。根据政府、铁桥村和赵永贵协调的前期计划,如果磷化厂的设备运出铁桥村大桥,必须支付数万元的通行费,用于偿还桥梁建设的欠款。

然而,出境问题还没有开始,遥远的水不能解渴。此外,如果对方考虑绕过蒲营山的费用,代价将是徒劳的。

律师说

四川洪章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光华认为,古蔺县人民法院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对六人支付项目资金的判决在法律上是正确的,不及时行使上诉权也是其自身的责任。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这六个人只凭一种激情仓促启动了这个项目,没有考虑各种可能因素造成的后果。他们的行为不值得表扬,拖欠工程款也相对较少。如果事故发生在施工过程中或桥梁的后续使用过程中,则更具有潜在的危险。

在赵光华看来,这一事件也给公众敲响了警钟。不要做任何毫无准备的事情,即使是为了公益活动。作为地方政府,各种项目的实施既要考虑既定的计划,又要考虑村民的实际需要。对于需求量大的项目,应尽快进行规划和领导。鉴于没有证据表明政府对此事件的承诺,建议二郎镇人民政府澄清事件的原因和影响。如果有承诺,后续事宜应尽快解决,以避免私人爱好者的财富损失和悲伤。

山脚下的铁桥村桥将山村与外界相连。

四川同治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秉尧认为,从“二郎镇铁桥村建桥领导小组”成立建桥,以及村支书等为组长、副组长,并加盖村委会公章的事实来看,6家人民银行更接近《民法通则》中的派出机构。

《民法通则》第一百七十条明确规定:“从事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工作的人,应当以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名义,就其职权范围内的事项实施民事法律行为,对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产生影响。”

张秉尧认为,虽然这六个人以自己的名义与施工方签订了合同,甚至与施工方结算了账目,并以自己的名义立了借据,但原因仍然在于他们在桥梁施工领导小组临时组织中的职位和修复桥梁的任务。因此,法律后果不应由六个“代理人”单独承担。但应该由其委托人承担。桥梁建设领导小组隶属于村委会,其负责人应为村委会。这座桥原本应该是由当地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项目,而这六个人并没有相应的法律义务。因此,政府也应该主动承担起这件事的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六个人没有得到村委会的授权,以自己的名义而不是委托人的名义签订合同、结算账目和签发借据。张秉尧说,应全面考虑偏远农村地区、公众对法律风险认识不足的问题,并应加强实质性审查。然而,由于没有上诉,6人错过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司法救济机会。目前,审判监督程序只剩下相对困难的道路。

(来源:红星新闻)

江苏快三购买 陕西十一选五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相关新闻

七年坚持不懈!人工合成胰岛素登顶化学合成之巅 2019-11-01 09:49:02
重重困难让这个“遥远”遥不可及,然而,中国用7年的坚持不懈,通过人工合成胰岛素登顶化学合成之巅。参与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工作的北京大学教授叶蕴华说。一张经典的照片记录了合成成功的情景,小白鼠在注射天然胰
视频丨喜庆中带着点萌萌哒!国产ARJ21飞机“熊猫版”上线啦 2019-10-29 12:57:17
宋庆龄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当选证书9月17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宋庆龄与新中国”研讨会在上海田林宾馆举行。中国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孙中山研究会会长熊月之指出,1949年宋庆龄北
国际锐评丨中美用最务实的方法找到解决问题路径 2019-11-03 15:11:38
隋炀帝对南方喜爱的表现最突出的一点,是他在位期间开凿大运河,三次下江都(扬州),最后竟然埋骨江都,永眠于此。上图_ 杨广下江南 那么,隋炀帝杨广为什么会对南方如此喜爱呢?隋炀帝杨广在担任扬州总管时,充
江苏证监局:强化对大股东责任追究 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 2019-10-29 15:03:34
围绕上述实际,江苏证监局围绕2018年9月底,证监会发布修订后的《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结合辖区上市公司特点,多措并举,开展了一系列工作,全方位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从而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因此,江苏局把
第十二届东营石油装备展布展工作正式开始 2019-11-22 09:55:18
泰安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苏金森,中共泰安市委第十一巡回指导组组长魏文峰出席会议并讲话。泰安市人民检察院领导,泰安市人民检察院和高新区人民检察院全体党员参加会议。泰安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kavanz.com 遥岭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